标王 热搜: 钱柜国际娱乐  公司      猪肉    北京  玉米  山东  上海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稻谷行情 » 正文

立法+补助能否留住“北大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17  浏览次数:3718
 “2014年,黑龙江省粮食总产量达到1248.4亿斤,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10.28%,连续4年位居全国第一位,我省粮食生产实现‘十一连增’,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如今,是时候保护黑土地了。”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黑龙江省工商联主席洪袁舒提交的一份《关于保护黑龙江省黑土耕地的建议》,成为多方关注焦点。无独有偶的是,今年两会上,黑龙江有多位政协委员就如何保护黑土耕地、种出安全的粮食以及未来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

  黑土耕地的保护问题,通过两会的渠道,开始被更多人关注。

  黑土耕地肥力下降

  “黑龙江之所以能由亘古荒原成为全国第一大粮仓,主要在于有宝贵的黑土耕地资源。我国的黑土地主要集中在黑龙江省,是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带之一。我省现有黑土区耕地面积2.39亿亩,占全国耕地面积的1/9,加强黑土地的有效保护对我国粮食生产安全具有重大意义。”洪袁舒说。

  据了解,我国东北黑土区是世界上仅有的三大黑土区之一,也是我国粮食的主产区,商品粮年产量占全国总量的30%。黑龙江省处于东北地区黑土带的核心区域,黑土区总面积为45.46万平方公里,占东北黑土区的50%。

  但是,在夺目的荣耀背后,或许很少有人能够看到黑土耕地目前的真实面貌。连年增高的化肥使用量、“高产”的农作物结构调整、风沙侵蚀的威胁,都让黑龙江省引以为傲的“黑土地”日渐缩减。初垦时被人们形容为“攥一把能出油,插根筷子能发芽”的黑土地,如今越来越板结,越来越瘦弱。

  洪袁舒说,近年来,针对黑土耕地有机质含量下降的问题,黑龙江省积极采取综合技术措施。一是增加有机物料还田量,针对土壤有机质和养分减少的问题,在过去玉米、水稻、小麦、大豆局部根茬还田的基础上,进行秸秆机械粉碎还田,每年有机物料还田2000多万吨。二是扩大深松整地面积。“近年来,我省创新经营主体,利用大机械深松整地解决耕地土壤板结硬化问题。2008年以来,累计投入131.4亿元组建大型现代农机合作社1161个,新增大型农机具4.9万台。并自2007年累计投入5.83亿元对深松整地进行补贴,带动全省深松整地面积达到3.6亿亩(次)。”三是开展测土配方施肥。洪袁舒说,2005-2014年国家和省级财政累计投入补贴资金4.338亿元,完成采土测土样114.85万个,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面积6.5052亿亩(次),农民盲目施肥和土壤中主要养分失衡问题有所改善。“实践证明,近年来我省采取的黑土地保护措施效果明显,黑土地土壤有机质下降速度减缓,一些地区耕地质量已经得到有效修复。到2013年,我省农村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为3.42%,与2007年以前耕地有机质下降值相比,6年间年均下降0.038个百分点,下降速率减少55.8%。”

  然而,即便如此,黑土耕地危机的警报却并没有解除。

  黑土地越来越贫瘠

  黑龙江省农委最新一份监测数据显示:该省水土流失耕地面积达460万公顷,占全省耕地的1/3。目前,全省耕层厚度为19.7厘米,与1982年的第二次土壤普查时的28.8厘米相比减少了9.1厘米。同时,全省土壤养分变化大,比例失衡,土壤有机质含量降低迅速。定点监测数据显示,目前全省耕地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为2.68%,下降明显,土壤贫钾问题日益突出。

  据介绍,随着耕作年限的增加及保护性措施不到位,黑土耕地有机质含量呈下降趋势。1982年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测定,黑龙江省农村耕地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为5.81%,到2007年,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下降至3.65%,25年间年均下降0.086个百分点。

  洪袁舒说,目前黑龙江黑土地保护仍存在以下问题:一是缺少专用机械。“目前我省适合秸秆还田作业的机械很少,除了大型现代农机合作社,广大农民几乎没有200马力以上大型拖拉机及配套农具。据统计,我省农村现有翻转犁不足400台,能够深松30厘米以上的深松机不足2000台,大型农机具不足的问题仍然非常突出。”二是作业成本高。“按照我省农机田间作业收费平均价格核定,实施秸秆还田深松整地亩作业成本在90元以上,比普通深松整地作业成本增加近50元。秸秆有机肥料生产与使用总成本每吨400元,其中生产成本350元,运输和施用成本50元。按照每亩施用500公斤计算,亩综合成本200元,农民无力承担。”

  尽管黑土地越来越瘦弱,但2003年以来,黑龙江省粮食产量实现了从251亿吨到1114.1亿吨的跨越式发展,成为全国唯一的粮食总产和商品量双第一的省份。但这并不能掩盖全省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下降的事实。

  据黑龙江省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黑龙江省粮食总产持续增长主要依靠扩大耕地面积,调整种植结构以及选用良种、密植、农业科技和大量使用化肥、农药。这些增产因素掩盖了耕地质量下降的事实。

  立法+补贴=留住北大仓

  “虽然我省不断加大投入力度,但保护黑土地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一项长期艰巨的系统工程,仅凭黑龙江省一己之力难以在短时期内遏制黑土耕地土质的恶化。为此,希望国家加大支持黑土地保护力度,为子孙后代留一片沃野良田。”洪袁舒说。

  作为政协委员,今年两会上洪袁舒提交了一份建议。她提出,通过补贴等方式,保护黑土耕地。无独有偶的事,全国政协常委赵雨森、何小平等,也提出了立法、设立补偿资金等途径,保护业已贫瘠了的黑土地。

  洪袁舒提出,要实施深松整地秸秆还田补贴。她建议国家对实施深松整地秸秆还田的农业经营主体和农户实行补贴,每亩补贴作业成本40元,其余部分由省级财政和经营主体承担。同时,提高农机购置补贴比例。“由于现行的补贴政策对秸秆处理机械的补贴定额标准偏低,引导作用不够强,建议国家在现有购机定额补贴的基础上,对我省进一步给予支持,将补贴标准提高一倍。”

  另外,她提出要实施有机肥补贴。“建议国家采取政府向有机肥生产企业购买服务的方式,对应用有机肥的农业经营主体和农户实行全成本补贴,即每亩施用秸秆有机肥500公斤补贴200元,调动农业经营主体和农户使用有机肥的积极性。”

  针对黑土地保护问题,何小平则提出通过制定配套激励制度和奖惩措施,对于深松整地、保护性耕作等利于“藏粮于土、储粮于地”的做法给予一定程度补贴。建立有利于黑土耕地生态补偿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将黑土耕地保护指标纳入财政转移支付的指标要素。同时,建立健全环保型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体系,增加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加大黑土保护的基础科研力度,指导农民科学用肥,科学用药。

  而赵雨森则建议,应积极推动黑土保护立法,国家和省应建立黑土耕地生态补偿机制,设立黑土耕地补偿资金和土壤保护基金,加大对黑土耕地的保护性投入,以鼓励用地养地。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广告报价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VIP会员 | 付款方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13047708号-1
食饮商务网
展开